我是安静的幕布君

联文吗,小可爱们?
QQ:2129841422
高三党,不定时上线。

  一眼看到。。。。
  看到了什么??
  lof你这么皮会被某黄姓男子打的。。。。

  想象一下————
  假如全职(mou)众(xie)人用lofter……
  “少天,看我发现了什么?”
  “队长队长,让我看看让我看看!!呦,是零食,队长你居然在找零食,现在正在训练啊队长!这绝对不是你啊,绝对不是!诶,对了,让我看看是什么零食……”
  两秒钟后……
  “我去队长,你在干什么,亏我还以为你要给我什么惊喜呢!!太坏了太坏了太坏了,不带你这样的喂!看下家看下家,这个绝对不能买!!”
  “少天,我已经下完单了。留的你的联系方式。”

  “队长我再也不要理你了!!!”

————

  为了在五分钟内想到黄少天说了什么,我的脑细胞已经。。。。为它们默哀一秒钟。

找一个小可爱联文

  准高三党,手握N多脑洞,有同人向,也有原创。
  有意者加QQ,个人简介里有。

  因为开学就没有时间了,而且也不想就这样放弃那些脑洞,但是,我的文笔又不好。所以想找个人一起,只要在发文的时候带上我的名字就好。

  可能我的脑洞并不是很有趣,也有些狗血。

暂时提供
①现代,竹马竹马,狗血虐恋,BE
②古代宫廷,伪兄弟,狗血虐恋,HE
③现代,娱乐圈,复仇,HE?BE?

  最近不定时上线。

  诶。。。。
  chuya桑也搞地产行业吗?

  哒宰桑,我jio得,你得努力一下了。
  贫富差距太大什么的。。。。

《茧》

*与原剧情有出入
*ooc注意!!
*作者思维混乱
*文笔很迷
*依旧起名废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中岛敦的手掌上,是有茧的。

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。孤儿院很穷,房子都破破烂烂的,没有人愿意来这里做义工,孤儿院里也没有什么大人,于是他们这些幼小的孩子就分担了孤儿院一部分的清洁工作。

中岛敦当初心中是有恨的,他恨为什么没有人来做义工,这样他就可以少做点工作,可以轻松一点,也不用因为做得晚或者不好而遭受殴打。

在孤儿院的时光是漫长且不幸的,工作,殴打与责骂,经常如影随形,这让一个幼小的孩子的心中充满了恐惧与遗憾。

可是……

为什么听到那个男人,那个恶魔死去的消息时,要泪流满面啊。

太宰先生来看了他。他颓废地坐在长椅上,太宰先生站在他的面前,说了一通让他糊涂的话。

芥川也来了,给他带来了一份资料,然后平静的坐在了他左侧空着的长椅上。芥川靠在椅背上,腿微微分开,双手交叉放在小腹上,仰头对着昏暗的天空,也不知道是在看些什么,还是在想些事情,再或者只是在放空自己而已。

敦看完那些资料时,芥川也开口了。之后,他知道了那个男人的一生,也知道了,那个男人为何要对自己那样严厉,那样折磨他。

对了,他说过什么来着?要憎恨他?是这样吗?

是这样了。院长,我真的很恨你,很恨你,真的……很恨您啊。

芥川说完之后,敦感觉自己像是跌入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之中,他感觉身体好像被那些激流冲浮起来了一样,飘得不行。不仅如此,那些激流像是有生命一样,在撕扯着他的身体,让他痛苦十分。

敦将脸埋入双手之中,发出了一声短促的闷哼,然后便是兽类受伤濒死时发出的嘶吼一样。这一刻,他好像又成了那个被关起来的孩子,那个被院长在脚中打入了钉子的孩子。

芥川伸手捂住嘴巴,咳嗽了两声。他看着痛苦低吼的敦,迟疑了一下,伸手向后扳他的肩膀。

于是敦那张满是泪水的脸暴露在了他的眼前。那张清清秀秀的脸,因为过度的痛苦,现在已经有些扭曲。敦皱着眉,双眼迷离,紫金色的眼睛再也没有了让芥川惊叹的光辉。他张着嘴,大口大口的呼吸,因为哭得太厉害,他的身体时不时还会微微抽动一下。

芥川看着他侧脸上几道干掉的泪痕,皱着眉嫌弃道:“脏死了。”心里某个位置却慢慢地变软,甚至有些发疼,他下意识地收紧了手指。

敦的肩膀被他抓在手里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肩上的痛感让他的意识稍稍清晰了一点。他看着满脸嫌弃的芥川,脸上依旧是茫然的表情。

然后,芥川听到他说:“芥川,帮帮我……做些什么都好,帮帮我……”

芥川看着敦,脸上的表情由嫌弃转变为了平静。敦的整个视野都是模糊的,他只能看到糊成一团黑色的芥川。

随后,这团“黑色”动了。芥川伸手,抓住敦的手腕。

“有件可以让你快乐的事,你做不做?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敦被芥川推进浴缸的时候,还在努力回想刚才发生的事。

芥川把他从长椅上拽起,带着他到了一家旅店。他还记得刚才芥川对前台说的那句话——

“把房间里所有的‘记录’关掉。”

“记录”?什么“记录”?

敦的脑袋在热水的冲刷下更加昏昏沉沉地了,不仅是因为刚才的哭泣使大脑有些缺氧,现在他更想做的,是睡觉。

昏昏沉沉之中,他感觉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褪去了他的衣物,所有的衣物。他胡乱地抓了一把,是一条宽宽的扁扁的带子,于是他周围所有的动作都停了下来,直到他的手脱力垂了下去。

只消停了一会儿,敦感觉被谁捞出了浴缸,一张宽大的浴巾包住了他,还有脸上粗暴的动作,原本软软的毛巾蹭得他脸疼。

他忍不住伸手去制止这种“暴行”,这次他抓到了一只冰凉纤细的手。

敦拍拍这只手,让它不要打扰自己睡觉。

他忽然就被抛了起来。敦很想挣扎一下,但他真的好累,连眼都睁不开。再落下时,他的背触碰到了一片柔软。

真好,是床。

敦觉得自己可以好好睡一觉了,于是他伸展开了手脚,浴巾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。

这时,一个热腾腾的东西靠了上来,还带着潮湿的水汽。敦伸手抵住,手下是奇怪的触感。

他勉强睁开眼皮,看到俯在在他身上的芥川。

“芥川……你在做什么?”

“嘘……人虎,不要说话。我会带给你快乐。”

敦阖上眼睛,头无力地垂了下去。半响,芥川见他微微晃动了一下白色的脑袋。

“好。”

他就着这个姿势,进入了梦乡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敦是被疼醒的。

下身,钝痛。

痛到他忍不住要坐起来,到了一半,却又躺了回去。他想蜷起身子,两条腿却被人牢牢按住,根本挣扎不了。

他只好尝试侧起身体,将背弓起来。

随后,便是铺天盖地的“快乐”,让他忍不住又哭又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来,敦又清醒过两次。

一次是芥川按着他的肩膀,将他整个人摊开,而他的手搭在他的背上,手指还在做着无意识的抠挖动作。

另一次,芥川跪在他的双腿间,腰上缠着他的双腿,手里拿着电话贴在耳朵上,语气很恭敬。敦睁眼后,迷迷糊糊地靠了过去,自己慢慢动作。芥川被他这么一撩拨,声音有些变调。

敦最后听他说:“我和人虎在上床。另外,今明两天,我要请假。”话筒那边好像是传来了一声轻笑。

敦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记得那声笑,话筒里明明还传来好多声音。

但接下来,他已经无法再去思考这些了。

芥川,抱起了他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房间的窗帘被拉上,光线穿不过厚重的布料。只有一盏昏黄黯淡的台灯在竭力的照亮床头这一点空间。

一个男人,坐在床边,用白色被子的一角围住了自己的腰腹。他弓着背,苍白的皮肤在一片昏暗中显得十分突兀。

中岛敦醒来时,就看到了赤裸着脊背坐在一边的芥川。

他的意识依旧不甚清醒。他想开口叫芥川,最后发出的,却是一个干涩沙哑的音节:“嗯……”

芥川的背僵直了一下,敦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气。一杯水送到他嘴边,他也被人扶起上半身。

中岛敦本来想说我不喝,但他一张嘴,水就流了进来,所以他本能的开始做起吞咽的动作。一杯水很快见了底,他又被人轻轻地放平。

玻璃杯底碰到了木制的桌面,发出一声闷响。敦听到芥川略有些低哑的声音:“侦探社那边,嗯……我已经帮你咳咳……请好假了,太宰先生说……他会转告给你们社长……”

敦听不清他之后又说了些什么,最后他记得的,是一只握上来的冰凉纤细的手。有粗糙及微微发硬的地方,慢慢地摩挲他的手心,有些发痒,却也无比的让人安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敦和芥川的这种关系维持了不短的时间。
每次结束之后,芥川总是会握住他的手,用自己的手掌,慢慢摩挲他的。芥川的手带茧,总是弄得他手心发痒,也让他无比安心。

有一次中岛敦不经意问起了这些茧的来历,然后他感到握着他的那只手顿了一下,慢慢移到了他的头上,狠狠地揉了两下。芥川又躺回了床上,肩膀与敦的相挨。

“我是贫民窟长大的……”

芥川讲起了他自己的过往,没有被太宰治收养以前的暗无天日的过往。贫民窟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,水、食物、住处……每一个都能成为争夺的对象,引起一场又一场打斗。为了生存下去,只好不停地翻找,有时甚至会用这双手拿起“武器”,对着别人用力挥过去。不过芥川有“罗生门”这个能力,过得比别人稍微轻松了点。

也只是“稍微”而已,异能者也是人,被重创之后,还是有很大几率死去的。我说的,是在外面。在贫民窟,这个死亡率是百分之百的。

敦听着芥川讲他过去的经历,有些脸色发白。他是孤儿院长大的,即使那个地方再残酷,也不会有性命之忧。他完全无法想象一个瘦弱的孩童,要如何在那种地方生存下来。

芥川在说起他人惨死的模样时,语气很平静。敦受不了他这样子,他想不出来究竟要见多少次这样的场面,才能让一个孩童变成现在这个模样。想起芥川可以面不改色地杀掉一个又一个人,他感到了一阵窒息般的难受。

敦抓住了芥川的手,下意识的用掌心的茧去摩擦他的。芥川楞了一下,停了下来。

敦抓住他的手,整个人难受地蜷缩成一团,往他那边靠去。芥川只是定定地看了他一眼,就侧过身体,将他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上。

芥川的身体不好,他在贫民窟生活时落下过病根。被太宰治捞出来后,又经历了斯巴达式训练。他一直都为了得到一句称赞而努力,努力到偏执。就算是后来,太宰治叛逃之后,他也一直在为了那句称赞而疯狂。而他偏执的思想和极端的战斗方式,让他的身体越发不堪重负。纵使有强悍的异能加持,但那黑兽掩护之下的芥川,依旧是个虚弱不堪的人类。

芥川伸手捂住嘴,咳嗽了两声。他本想再小声一点,但他憋得实在太辛苦,整个人都在发抖。

敦靠在他单薄的胸膛上,清晰的感受到了他胸腔的震动,还有微微突出的略为硌人的骨头。

敦忽然觉得头脑乱掉了,他更加用力地抓紧芥川的手。在虎的力量的加持下,芥川的手骨发出了轻微的“咯咯”声。芥川没有甩开他,也没有出声制止他——他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。

“芥川,芥川……芥川……芥……川……”手上传来的力量在慢慢变弱,虽然很细微,但还是被他察觉到了。

“芥川——”最后一声中,敦带上了一点哭腔。

芥川长出一口气。这口气再走了他身上绝大部分的戾气,也让芥川带上了一点温柔的气息。他在对待妹妹的时候,都没有过这样温柔的感觉。

“我……”敦不自觉地发出了不成句的音节,之后却停了下来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就这样……”敦的声音,在发抖。

“?”

“以后有需要了,就来找我。可不可以,不要……不要去找别人……”敦最后说出口的,是一句哀求。

芥川盯着他的头顶看了半天,忽然明白他在说什么,一张清秀略带苍白的脸迅速烧了起来,他张开嘴又合上,反复半天,终于结结巴巴的说出话来:“八、八嘎,这种事,怎、怎么会找别人?!”

闻言,他怀中的中岛敦僵住了,而芥川也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暴露了点什么。

两个人都害羞了,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中岛敦醒来时,芥川依旧像往常一样坐在床沿上。

敦只瞥了那个背影一眼,就将脸埋进了枕头当中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然后他抬起脸,懒懒散散地枕着枕头,手伸了出去,握住芥川的手。

芥川没回头看他,但两个握在一起的手,已经开始互相磨蹭对方的手心了。

“今天醒的可真慢。”芥川说。

敦眯着眼睛,一脸的轻松愉悦,他回答道:“没什么,只是做了个好长好长的梦。”

“嗯。”

一个好长好长的梦,梦里,有你和我。

End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上个星期五(5.1)下午,突然冒出一个想法:我要写一个芥敦的短篇。
于是磨了三天,写出了《茧》。
这也是我写出的第一篇完完整整的文orz……
然后,最大的收获是:写文绝对不能中断,否则后续很难产!!
《茧》这个故事我本来想写悲一点的,结尾的敦和芥川依旧没有承认自己爱上了对方,他们最亲密的时刻,只存在于意乱情迷之间。但是由于中途停了几次,最后变成了一个小甜饼(有点小小的失落)。
“茧”在文中指他们手上磨出的茧,也代表他们曾经历过的痛苦不堪的过往。但是他们遇到了对方,拥有“茧”的二人,不觉之中越靠越近,最后彻底依偎在一起。
最后,可能……会有番外?(别听我瞎说,这种东西,不存在的)

最后的最后:来一起挑错误啊,挑出来一处(如果是逻辑上的,在听我解释后还不能理解,也算一处)我写一篇文(可以尝试点梗)。至于什么时候写完,我也不知道╮(╯▽╰)╭

  存个脑洞。。。。
  abo的芥敦。

  私设————
  未分化之前每个人(男)都有生殖腔,但是对自身并没有影响,即使有x行为,也不会揣点什么,也不会很随便就找到那里。分化后,根据分化性别,生殖腔会做出相应的变化,Alpha的退化消失,Beta退化但是可用,Omega真正成熟。
  分化期不定,有的会很早,有的很晚,有的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分化。
  从某些途径,信息素可以影响未分化者的未来分化方向。例如,A→(促成)B,A→O 之类的。

————
以上(想到别的再补。。。。)

  最后,悄咪咪放个群宣
  欢迎加入港黑武侦联姻后勤部,群聊号码:773051078

  遁了遁了,今天还有考试_(:D)∠)_

冬日与森林(主芥敦,微。。。。)

*脑洞来源 @绝望的字母 ,非常感谢
*题目是我随便写的
*剧情有些老套
*意识流,非常混乱
*日常瞎写
*必备ooc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)很困的吸血鬼和一个莫名其妙的孩子

这真是一个非常冷的冬天,芥川想。

真的不想动啊,虽然真的好冷。

突然有些想念自己的那座石头城堡了,那个小小的城堡也是冷冰冰的,没有人气。

……不过也对,自己可是个吸血鬼啊,要哪门子的人气。

好困啊,要在这里睡一觉吗?

早知道就不出来了,芥川想。这点低温冻是冻不死他的,耐不住化掉的雪已经让他的黑外套变得湿漉漉的了,里面的衬衫也贴在了身上,这让芥川觉得很不舒服。

可是芥川没力气了,他的投喂者太宰治已经失踪多日了。到底是多久,芥川也记不清楚。而饿肚子的滋味让芥川忍不住出来寻找食物,于是芥川就成功地在雪地漫无目的地游荡许多天后,耗费了全身的力气,一个趔趄倒下后,摊平在了雪地上,任由大雪一点一点将自己掩埋住。

就这样睡过去吧,不用再麻烦地去找食物了。而且这样躺平想事情也很累,倒不如睡一觉,估计还可以保留一些体力,芥川想着,也这样去做了。

森林的入口处,有几个黑色的身影正在接近,后面还有一群银色的身影正对他们紧追不舍。两拨人之间不时会有几次激烈的交锋发生,但银色的那边似乎是有什么顾忌,所以虽然黑色这边有不少的伤者,但看起来还是把银色的这一队人马暂时压制住了。

就在黑色的那一队人马马上要逃窜进森林时,银色队的人马终于开始出手了,前方的人全部蹲下,最后一排的人迅速丢弃手上的武器,从背上取下一张很大的弓,随后,万箭齐发。箭雨过后,只有队伍最前方的两个人侥幸逃进了森林。

看着那两个人逃进森林,银色人马并没有追进去。现在已临近傍晚,而这片森林,可是出了名的撞见吸血鬼的“好”地方。队长当机立断向上级请求支援。

中岛平(敦在这篇文里的父亲)坐在高高的白色王座里,听手下向他汇报追击的结果。中岛平安静地坐着,半晌,抬手捏了捏眉心,疲惫的说道:“准。”

手下匆忙起身,去准备进森林搜索的人马。

中岛平看着他离开宫殿,终于呼出了胸中的一口浊气。那孩子,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来,对吸血鬼来说,那孩子可是个无上的美味啊。

“呼,呼……呼……”一声闷响,一个黑衣人倒下了。

另一个慌忙转身想要扶起他,倒在地上的黑衣人伸手狠狠的抓住他的手腕,张嘴想要说些什么。他失血过多,如今浑身都提不上力气,能走到这一步,他就拼上了命。几声沙哑的喘息后,他再一次倒在了雪地上。

死不瞑目。

感受着队友的尸体一点点地彻底凉透,幸存的最后的黑衣人站了起来,磕磕绊绊地继续前进。他不知道这是哪里,也不知道该怎么离开。他是这个队伍里最小的人,跟着队友们一起来到这里,没有人告诉过他他们此行的具体内容。刚刚死去的那个人,是他的“发令者”,他所有行动,都是从那个人那里得到指挥。现在,谁都不在了,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了。

更何况,他身上有伤,还带着一个孩子。

僵硬的手指费了很大力气勉强解开了半个斗篷,漏出一张小小的脸蛋,是个不大的孩子,被紧紧的绑在了他的身上,闭着眼睛,呼吸匀长,脸上有可爱的酡红。看着这个熟睡的孩子,他伸出手,轻轻地抚摸孩子的脸蛋。却不想自己冰冷的手指激得这个孩子打了一个哆嗦,他立马缩手,怕伤害到这孩子。

所幸,他怀中的孩子只是动了动。

要把他还回去吗?他不知道,没人告诉他下一步该怎么办,他只能带着这个孩子努力找到出口,不然,他们俩会死在这里。

芥川是被鲜血的气息刺激醒的,混合着风雪的冰冷。

他晃晃悠悠地起身,找了过去,看到了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,那个人躺在地上,蜷缩成一团。他伸手扯开那人的斗篷,露出了一张少年人的脸。浅灰色的短发,双眼紧紧闭着,抿着的嘴唇毫无血色。

芥川俯下身去,想要咬这个少年人的脖颈,却不想突然被他扯住衣角。

“带走他。”

芥川愣住。

少年人想要解开斗篷,却没能成功,他的手指早已僵硬不能用上力气。尝试无果后,他爆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力气,将斗篷硬生生扯开。

芥川看见了他怀中抱着的孩子。

“求你,带走他……他还能活……”

芥川不为所动。

“求……你……他,还能活……”

芥川抱起了他怀中的孩子。

“谢谢,他……叫中岛敦,好好照……照顾……”少年人彻底死去了。

芥川不知道他的名字,但是他被托付了一个孩子,一个叫中岛敦的孩子。这个孩子现在在他怀里,因为冰冷的温度开始打颤。

不过,他身上真的好香,想让人……咬一口。所以……

要把他带回去吗?

于是,芥川把他带了回去。

当银色人马带着援军找到这里时,芥川和敦都不在了,这里只剩下了死去的少年人和他的“发令者”。森林的夜是灰色的,安静的,他们什么都找不到。

中岛平知道这个消息后,闭上了眼睛。他的王后在王宫里呆呆地等着她的孩子,那个孩子却回不来了。

芥川回到他的城堡时,太宰治已经回来了。太宰笑眯眯地问他:“芥川啊,你饿不饿。”说着,递上了一杯鲜血,芥川接过来喝掉。

“那好,芥川君,我们就来说说你怀里的那个小家伙吧。”原本是笑着的太宰一秒变严肃,盯着他的眼睛。

芥川:“……”

跟太宰讲了捡到敦的经过后,太宰笑得在地上打滚。“哈哈哈!芥川你居然自己出去找吃的,还在雪地里睡着了!哈哈哈!笑死我了……”

所以你的重点在这里,而不是芥川捡了一个孩子吗?

“不过啊,芥川,我回来的时候,看到森林外边聚集了很多人呐,还有不少专门铲除吸血鬼的人。”太宰趴在地上,伸出一只食指摇了摇,“如果你当时没有醒来,现在说不定已经被他们杀了哦。”

“嘛,这个孩子你就养着吧,毕竟那个人也算是变相救了你一命,帮他照顾孩子,不为过吧。而且,这个孩子闻起来挺香的,当个储备粮也非常不错!”

“呦西,就这样决定了,芥川就好好养孩子吧!”

芥川:“……”

当个储备粮……也不错吧……

如果他不乖的话,吃掉就好了吧。

那就……养着?

“芥川啊,我出门殉情去了!”

芥川:“……”

站在森林里最高的树上,太宰冷漠的看着一无所获的人们垂头丧气地往回走。

嘛,芥川带回来的那个孩子,背景有些棘手啊。算了,反正是他喂孩子,又不是自己,以后再说吧。现在他还有事,就不在这傻站着了。

想起今天那个小矮子气急败坏的样子,他抿唇笑了起来。中也啊,下次不会再允许你靠“食物”这么近了呦,就算是“进食”,也只有我能为你准备。

太宰治的沙色外套无风自动,他一跃而起,眼睛在夜色中划出一道红色的轨迹。

中也,你看,才离开你这么一会,我就想回去了。所以,你又有什么理由拒绝我的服务呢?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绝壁是ooc了吧!!!
这里幕布君,临近开学,我又来挖坑了。
再次感谢 @绝望的字母 的脑洞。
本文主芥敦,有太中,其他cp的话。。。。应该会有出场吧。。。。应该吧。。。。(反正我暂时不会写文了【打死)
私心打上双黑tag,占tag抱歉。

以上.

抱歉,我先看了一下 @苦味酒精 大大的贴,觉得挺好的。但是。。。。越往上翻评论越觉得歪。刚开始几条还是很正常的,但是,大大吐槽需谨慎啊╭( ̄▽ ̄)╮。我一开始其实也是不太喜欢三次元的太宰治,因为确实,他的思想太消极了,而且有些懦弱,但是通过后来同学的安利才知道他发生了很多事。比如因为觉得对不起第一任妻子而悄悄离去(他的第一任妻子好像是一个编辑之类的,这个妻子是二婚,有一个女儿,太宰治和这个小女孩相处的非常好。有一天太宰治从外面回来,听到了女孩和她妈妈的对话,女孩问她妈妈,为什么爸爸老是喝酒,她妈妈说,因为爸爸是个好人啊,那好人就应该喝酒吗,女孩的妈妈回答不上来,太宰治听了后,觉得自己太无能了,而她们母女俩对他太好了,很对不起她们,就默默离开了),深爱着在他心中纯洁的第二任妻子,但是却撞见了妻子出轨(具体可以去搜一下,太多了,不能再扯了)。他很可怜,但他太懦弱了,喜欢逃避。他很爱他纯洁的妻子,但却亲眼看到了她的出轨,所以明明已经开始有些变好,却又彻底堕落下去。

现在确实有不少人喜欢这样的设定,阴暗了,堕落了,确实很带感,但我觉得朝雾老师塑造的太宰治还算是比较好的了(原谅我词穷)。织田作是比较理解太宰的人,太宰也觉得织田作是个很好的人(词穷),但是,即使织田作给太宰指明了道路,但是太宰也还是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去做的,多做好事?这样真的能行吗?我觉得有些行不通啊,太宰是在黑手党里成长起来的孩子,见过许多的阴暗,还亲眼目睹了老师(森鸥外)篡位的事情,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,看完这种事情之后,无论是谁都会留下阴影的吧。小时候经历过的事情,会对长大后自己完成很大的影响,我想大家应该都深有体会。太宰治本来就是抱着死去的心思,所以你突然告诉他,不,你要活下去,要救赎自己,要多做好事。就算是我,我也会很迷茫。而引导他的人又死去了,本来,有织田作和安吾,他还能有一些能够排解的渠道,能够至少的多活一些他觉得挺好的时间(词穷orz)。可是呢,织田作死了,安吾走了。

然后是中原中也。我觉得中也是个被保护的比较好的人,虽然大姐头有些凶,但她对小孩子真的非常好。中也见到的阴暗面,至少得比太宰少吧。所以中也是个比较单纯的人,动些心思应该就能懂一些。我觉得中也挺幸运的,至少在黑手党那种地方,有人可以护着他。

三次元的中原中也我并不了解,因为没有刻意地去搜索这些文豪们的生平。既然朝雾老师会写他,那应该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。

关于这俩人的关系呢,既然是搭档,那一定是互相信任的,即使是讨厌对方(说不定也有点羡慕啥的←我瞎说的,别在意)。我就比较喜欢相爱相杀啥的╮(╯▽╰)╭。不过也是啊,他们俩毕竟是两个个体,既然会有这个人物,就一定有着他的理由,像是推动情节发展了,渲染气氛了等等一系列作用。然后呢,他们俩的异能搭配起来确实好用,可是中也并不是只依靠他的异能成为干部的啊,论腿脚功夫中也也是很厉害的!而且中也平常也是可以用异能的啊,控制体重什么的×,不不不,控制重力什么的。

cp嘛。。。。腐女圈不是有个词叫“圈地自萌”吗,当然有好交流什么的要不能少。

大家都是文豪圈里的,转来转去还是会回到自己身上。既然都是圈里的,和和气气的多好啊。这大过年的,坐下来喝喝茶,看看文也挺好的啊。再者说了,文豪剧场版也要上映了,大家一起排排坐,追番多好啊

然后再发一下求助,有哪位亲故教教我怎么换头像,一直弄不好,我实在是心累啊QwQ。

ps:以上全为个人观点,如果有什么请私信,评论是留给和平的。
再ps:有朋友要给我普及一下文豪们的生平吗?我很欢迎哦~

《关于一个本丸的故事[abo]》 一药篇(一)

*构思了很久的脑洞。有男婶出没,婶婶有cp(原创人物)
*有参考花丸的设定
*是篇不是很abo的abo文
*有一些私设,也有一些从别的作者那里得来的设定(具体是哪个,我也不大记得了•﹏•)
*文章偏意识流(全是大白话,总之您自己感受就好了)
*绝逼得ooc啊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阿鲁基!阿鲁基!该回去了!”长谷部站在巨大的千叶樱下,抬头看半开的花骨朵间露出的一些红白相间的衣角。那衣角动了动,就没入了一片淡粉色之中。

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,树上跳下来一个人。那人手中撑着一把红伞,散着头发,穿着红白相间的衣服,下摆有些偏长。

审神者冲长谷部一点头,表示可以回去了。然后问长谷部道:“今剑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

“已经稳定下来了。”

审神者点点头,“挺好的了。”

两人回到本丸时,天才刚蒙蒙亮。整个本丸都很安静,如果忽略厨房方向传来的声音的话。

“哦呀,看来有些人起得比你我还要早。”当然不只是厨房里的那位。“长谷部……”

“是,阿鲁基sama请吩咐!”

“你先回去吧,顺便到厨房一趟,说声早餐就不要备我的了。”

“阿鲁基,你又不吃早餐了!你的身体本来就不好……”长谷部正打算劝说审神者放弃这个想法,却发现审神者又不见了。“啊!阿鲁基sama啊!!!”

长谷部表示,整天找人他真的很心累。

算了,还是去厨房说声,顺便准备点点心,整天饮食不规律,主上的胃会受不了的。下次,一定要看住主上大人!

甩掉长谷部之后的审神者顺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味道来到了后院,“是在,这里吗?”

轻轻地拉开仓库的门,空气中信息素的味道更加明显了。明明是带着一股子凉意的信息素味道,又让人忍不住的躁动。是omega啊,还是个新鲜出炉的omega。

药研藤四郎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躺了多久了,尽管初春的凉意一阵一阵的往他身体里面涌,可他的身体里还是燥热不堪。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的,头脑也早就不清醒了。

“药研?”一个声音远远地传来,药研突然之间就放松了下来。费力地睁开眼睛后,模模糊糊地看到了跪坐在他面前的审神者,“大将?”

“怎么样了?”审神者抬起药研的上半身,让他枕在自己的大腿上,宽大的袖子遮住了药研的大半个身子,“你来这多久了?”

“不知道。也得有大半个晚上了吧……”药研的声音小到快要听不见,他在这熬了大半个晚上,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。

“你先睡一觉。”说完,用袖子遮住了药研的双眼。药研眼前一暗,彻底睡了过去。

良好的生物钟让药研习惯性地睁眼,坐起,入眼之后与往常不一样的环境让药研顿了一下。直到身后传来审神者的声音:“不再睡一会吗?”

药研捏捏眉心,有些自暴自弃地躺了回去,吐槽道:“大将总是有办法找到我们,我们却很难找到你。”

“该找到的时候自然会找到的。”审神者微凉的手指按上药研的太阳穴,帮他揉了揉,“你呢?又是什么情况?本丸是又要煮红豆饭了吗?”

药研哼笑出声,“您不是已经知道了吗?”

“所以呢?药研有什么想法呢?”虽然用的是疑问的语气,但审神者没有给药研回答的时间,“药研,你不该在这个时候分化的,也不该分化成omega。”你至少,应该是个beta。

“所以,药研酱,你是不是……喜欢上了某个alpha?”

药研看着审神者,突然笑出了声,“果然,瞒不过您的。您总会知道很多事情。”

“药研,你想成为omega吗?”

“…………”药研愣了一下,闭上眼睛,声音有些发颤道:“我也……不知道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你先坐起来。”审神者在身上摸来摸去,找到了一个小小的喷雾剂。

“大将?这……”药研还没有问完,微凉的雾状液体迎面而来,惊得药研一个激灵。

“抑制喷雾,全性别型号。不过不如专用型号有效。所以,药研要抓紧时间收拾东西……”

“哈?等等,大将!您又决定好了什么?!”

“emmmmm……为了稳定药研的情况,我决定要把药研带在身边。所以,药研酱要回去收拾一下东西,到我的小楼里住一段时间。”审神者收好抑制喷雾,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。然后,向药研伸手,“既然药研酱选择来这里,不就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吗?”

“而且,你知道吗?其实药研你啊,还没有完全分化。”审神者拿起一直放置在一旁红伞,慢悠悠地打开,“所以啊,药研酱,你最近还是呆在我身边比较好。不然,以后可能会出现我也控制不了的局面。”

“是,大将。”

药研回到粟田口派的大房间时,有几个人已经醒了。鲶尾好奇地问他去了哪里,药研笑了笑,说是被审神者叫去了,跟他商量要让他当段时间的近侍。于是鲶尾就很夸张地说,这回长谷部桑要伤心坏了,顺带模仿了一下长谷部的样子。这下醒来的人(刃?)笑成了一团,连带着没醒的也吵醒了。

果不其然,当吃早饭时姗姗来迟的审神者宣布这个消息后,长谷部崩溃了。于是本来是该吃早饭的时间,大家都去安慰长谷部了。虽然平常也有这种情况出现,但这次貌似受的打击更深啊。

以至于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总能看到他的头上飘着朵小乌云,精神萎靡,机动变得比石切丸还慢。但凡是有他的出阵,一般没有旁人得誉。

萤丸表示他已经好几次没有得誉了,他要投诉!

在长谷部还在疯狂砍敌的时候,药研正坐在仓库的走廊,小腿搭在走廊边上晃来晃去。这里很少有人过来,正适合药研发呆。

审神者在他搬过去的当天晚上,就叫了他过去他的房间,然后说出了药研心底的秘密。

————那天晚上的分界线————

“药研,你喜欢的那个alpha,是一期一振吗?”

“大……大将?!”药研听完这句话,他已经愣住了,放在膝盖上的手无意识地收紧。

许久的沉默过后,药研开口问道:“果然是大将,什么都瞒不住您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”审神者放下手中的茶杯,“药研,其实我并不希望你成为omega。”

“大将不是都已经做好决定了吗……”

“药研,”一只手伸了过来,解救了饱受折磨的药研的手心,“你想成为omega吗?你,怎么想?”

“…………”药研突然扑了过来,趴伏在审神者的双腿上,审神者吓了一跳,有些不知所措地想去扶他。

“大,大将。”

“怎么了?”审神者的手最终落在了药研的背上,安抚性地拍了拍。

“我,我不想,不想成为omega。”

大腿上渐渐感到湿意,审神者意识到,药研他,哭了。接着,药研开始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我喜欢一期哥,真的好喜欢。我已经喜欢他好久,好久了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想要一期哥看着我,不是像看弟弟那样地看着我。一期哥对大家都很好,骨喰哥,鲶尾哥,乱,厚,平野,前田……”

“是的,一期君确实是个很好的人呢。”

“所以,所以,我才不能私心地去占有他,一期哥是大家的一期哥啊。如果让一期哥知道了我的心思的话,一期哥会很困扰吧。”

“唔,确实有点啊。”

“一期哥成为了alpha,我真为他高兴啊。我也想过,如果我成为了omega的话,就可不可以和一期哥在一起呢?但是,这样之后,反而会更令他困扰的吧……”

“药研……”

“所以……不能让……一期哥……陷入……为难……啊……”

“药研……药研?”审神者拍了拍药研的肩,却没得到任何反应,他维持这个姿势一段时间后,叹了口气,道:“为什么,不去和他谈谈呢?说不定,他也是喜欢你的呢。说不定,大家都知道你喜欢他呢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唉,那天哭着哭着就睡了过去,果然还是因为睡的太少,又闹腾了一天的事吧。不过,好像自从那天之后,就好像很少看见过一期哥啊。听几个弟弟说,好像最近一期哥经常被派出去远征之类的。有时候药研会在路过厨房的时候,看见他和其他几个刀在里面吃宵夜,药研不大想进去看他,审神者也说过,最近要少与alpha相处。

不过,几个弟弟还说过,最近这几次远征回来,一期哥好像是很累的样子,总是要在房间里睡上一阵才出来。

……是不是该和大将说一声,还是不要太过了。

说起大将,前几天晚上……

————另一个晚上的分界线————

这天晚饭前,一期一振紧赶慢赶总算是回来了,但他还是没有赶上晚饭,因为他先回去写了报告。药研想了又想,还是决定赶在炉灶凉透之前给他做了碗面。

做好之后又想了想,药研决定还是给他送过去,大家都刚吃饱饭,而且远征和出阵部队都回来了。除了几个去了茶室安静的“老人家”,和回房间安静的人,其他人应该都和回来的几个人呆在一起,听他们讲外出的经历。

大家的住处好安静啊,药研端着托盘一路走来,如是想到。几个太刀和大太的住处比较靠里,除了几个本来就自己住的刀之外,其他都是在分化之后审神者又调出来单独住的,像是一期哥。

可是,随着药研越来越靠近一期一振的房间,一期一振的信息素味道也越来越浓。药研闻着这alpha的信息素,心跳开始慢慢加快,后颈也有点发热——那是腺体所在的位置。

把面给一期哥后我就立马走,药研这样想着,脚步却有着迟疑。空气中的信息素味道比前几次见面时要浓上不少,是因为还没来得及收拾自己吗?一期哥还真是够忙啊。可是……自己真的能面对他吗。

药研思索着,慢慢地停下了脚步。这时,药研听见一期一振的房间里传来些声响,他突然收紧了手指,转身快步往回走。果然,一时还是不敢面对那人吗。

鸣狐的房间离太刀住的地方比较远,离厨房比较近,去他那里比较好找理由。

当药研敲开鸣狐的房间门时,鸣狐看到他并没有多大反应。药研把托盘交给他,告诉他因为主上临时找他有事,所以拜托小叔叔把这碗面送给一期一振。小叔叔答应得很干脆,药研也没有多想。小叔叔向来做事干净利落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只是,临走时看见小叔叔房间里有个白色的影子,应该……没什么吧。

药研找到审神者时,他正坐在屋顶上,向里看是本丸里的一群刀正在谈天说地,向外看远远的是那株巨大的千叶樱。他曲着一条腿,胳膊支在上面,手托着半个脸颊,另一只手抓着伞柄,大红的纸伞遮住了大半个身影。

“是药研啊,面送过去了吗?”审神者微微侧头,笑着问他。他总是知道许多。

“没有,让小叔叔去了。”药研在他身边坐下,然后大红伞一动,把他也遮了进去,药研一怔。审神者依旧是那副样子,没动一下,“你啊你,难道不知道自己身上草莓味的信息素味道很重吗?再这样晃悠一会,你就会被迫进入发情期的。那样,你就彻底变成omega了。只要有一次真正的发情期。”微凉的抑制喷雾兜头喷了下来,药研低下了头。

“大将。”

“嗯?”

“一期哥……”

“就知道你会因为这件事来找我。没事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药研侧目,看着自己垂下来的黑色鬓发。

审神者转头看他一眼,又转了回去,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“其实,我最近派出去的大部分都是太刀和大太,还有一些分化成alpha的打刀,不只是一期一振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

虽然喷了抑制喷雾,但药研还是在微微的燥热中醒来。窗户没有关上,初春的凉气吹了进来。今天的天气很好,从窗口可以看到黑的天和点点的星。他转了个方向想要继续睡,却看到纸门上有隐隐绰绰的光影。大将还没睡?

大将的身体好像一直都不怎么好,怎么还会这么晚睡?药研爬了起来,想要去看看审神者的情况,可他在审神者的纸门前停住了。门上审神者的影子有些怪异。

审神者是跪坐的姿势,手在虚空中搭着,低着头。他的腿和手中间,没有影子,也就是,没有东西。所以,他为什么做这个动作?

药研尽量小心地拉开一条缝,首先看到的是审神者。他的衣服已经褪下了一半,松松垮垮地挂在手弯上,衣摆袖摆摊了一片。长长的黑发在朦胧的烛光下也散发着光泽,胡乱地挂在肩上露出小片小片的皮肤,大腿上也没有盖着衣服。而他的大腿上,枕着一个人。

那个人穿着和审神者差不多的衣服,因为审神者低着头,有些遮住了那个人的脸,看不大清楚他的模样。

他们不知道低声说些什么,说着说着,审神者就轻轻地哼笑了起来。他俯下身,好像是亲了那人一下,蜻蜓点水的一个吻。但那人突然坐了起来,抱住审神者的身体,顺理成章地滚到了一起。那人的额头抵在了审神者的颈窝里。

药研此刻已经完全清醒,他镇静地把门缝合上,转身回房钻进了被窝。这真是,他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吧?那个人是审神者的什么人?算是伴侣吗?他又是……怎么凭空出现的?药研从不记得见过这个人,哪怕是在本丸的访客里还是在外出的时候,也没有见过与他相像的人。这样想着,他又睡了过去。

梦里一片混乱,还是和半夜醒来的场景一样,还是审神者的房间,只不过纸门里面,换了人,换成了黑发紫眸的少年和水绿色(?)头发金眸的青年。是他和一期一振。而药研就站在纸门外,透过门缝看纸们里的两个人,他动不了,也发不出声音。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房间里的两人拥抱抚摸,彼此安慰。梦醒后,只记得站在门外看自己和一期哥缠绵过,至于做过什么也一点都不记得了。

记不得当然是最好的!药研想,要不然看见一期哥不知道多尴尬。

这个梦一连做了几天,每次醒来,都能闻到满间房充斥着药草味道的信息素。虽然近来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状况,抑制喷雾也睡不离身,到药研还是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。比如,最近和兄弟们一起练习时发现自己的柔韧性更好了,食量也略有减小,而且嗜睡。

不过,最近没怎么见过审神者,不然就问问他了。要是没有发情迹象的话,应该问题不大吧。

药研想了一会,又开始晃荡他的小腿。这时,他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字。

“药研。”

是一期一振。

tbc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以上就是我的全部存稿,花了半年填的脑洞。
至于后续?那种东西不存在的。
剧情有些拖拉,也很随意。我本来打算写个长篇,长篇里分开写好几个故事,再穿插一些别的线索。(但是马上就开学了,so。。。。)
然后。。。。没了,祝观文愉快(这个,应该是写在开头的好伐。。。。)。
(第一次发文,有(hen)些紧张)